Warning: file_get_contents(http://account.geetest.com/api/discuz/get): failed to open stream: Connection refused in /www/users/HK1504200/WEB/wp-content/themes/itheme正式版1.0/inc/geetest/geetestlib.php on line 346
鸿章泪_知书馨苑
人生哲思

鸿章泪

1895年3月24日下午,代表清廷赴日求和的钦差头等全权大臣李鸿章,在马关春帆楼的第三次与日会谈结束后,他板着脸退出会场,上轿前,又斜望一眼春帆楼,表情凝重。轿帘侧开,稳坐之中,两手自然停于双膝,双眉紧蹙之间,些许无奈流露尽致!心中自语’‘三万万两,实属难办’,帘外轿夫听得一声叹,便在大队拥护下踏进已然有上万人围观的繁街大道,日本民众都想看看这位听说已久的清廷全权大臣!

嘈杂的民呼声随着轿子前行,距他的住处迎接寺五十米时,突然,一日本青年从路旁电局里狂奔至轿前,一把按住轿夫的肩膀,李鸿章不由拉开轿帘,“嘭”一声,一颗手枪子弹正中他的左眼下方,离眼珠不过三厘米,此刻李鸿章顺势卧倒轿内,不语片刻,他毅然走出轿子,走回引接寺,不过此后他已然是血染蟒袍,不省人事。

李倒地的那一刻,世界哗然了。国际舆论开始向日方指责,而间偏中国,清廷外交使臣在日本被刺。此事,立即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日本当即宣布日军在中国无条件停战。

这一年,李鸿章73岁,已是耄耋之年,但似乎当时的中国已然忘了,只记得他就是一个卖国贼,实实在在的卖国贼。一个只会卖国签字的朝廷重臣,因为23天后,中日两国签订了(马关条约),以此结束了中日甲午战争。

霎时,传遍了大清国,书生秀才,村老幼一少,都知道了这个事件,而且知道签字的人是他,李红章,谩骂,诋毁,各地督府上奏给慈溪和光绪帝的折子上尽是如此,有人建议将李鸿章立即押京斩首,甚至有声明将不惜一切代价刺杀李鸿章以泄国愤,那段时间,似乎不骂李鸿章就是不爱国,与此之后,“公车上书“开展也是轰轰烈烈,康梁名变中国,大清国仿佛因为李鸿章的在日本签字而变得愈发嘈乱,愈演愈烈。

时间再此次回转至李在马关春帆楼时,鸿章将第四次谈判结果上报总理衙门,其复电李鸿章:“原冀挣得一分,有一分之益,如竟无可商改,即遵前旨与之定约“。其实这个时候清廷已然将日后的马关条约大局已定,而此刻日本其实已经掌握了电函内容,因为在此之前,日已经完全破译密码,可惜无奈这是后话了!

春帆楼外,当李鸿章走出的时候,他以是口干舌燥,他的最后一次争论没有起效,他对自己内心说“千古骂名,将由此得以,岂能得脱“!他似乎看见了一个无边的黑夜,他原想在历史的潮流中堵上一把,用自己的踏踏实实做事,来挽救大清国,而此刻却输的如此惨败,那个千古骂名,真让他心痛。可有几人知道,他只是一个会签字的笔,和是一个深深爱着清晚清忠臣。

权倾一时,却谤满天下。

世界英雄大分两种,一种是造就时势的英雄,一种是时势所造就的英雄,鸿章本来为时势所造就的英雄,可他更想的,造就新的时势,以洋务而再次振兴清朝华夏,只可惜他拥旷世才,而无世势识,更不巧,遇上了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可敬,也可悲,更是同情,但历史不可更改,只能细品!

1895年,李鸿章回国后,被罢免直隶总督、北洋大臣,闲居北京贤良寺,闭门不出,谢客门前,他想,他真的该好好想一想了,他的外需和戎,内需变法,他想通过踏踏实实做事来一点点改变国家落后的局面的策略是否正确,良久,他安静了,也平淡了,因为他仿佛知道了,一个破房子泥巴匠只在外面修修补补,是无用的,迟早会坍塌,可他不想理解的是,房子的破败,管泥巴匠什么事呢,唉,他承认,他的一生只是纸糊的老虎,空架而已。他自叹,何时才能够放开手脚做几件实事呀。

他少年科第,壮年戎马,中年洋务,晚年却落得血色黄昏,岂不悲矣。“鸿章为十九世纪一人物必无可议也”,梁公所讲。我不得不说,他,确为一人物。

事实证明,晚清40年来中国大事,几乎无一不与李鸿章有关系!第一支海军,第一个驻外大使馆,第一条铁路,第一个电报等这些事都无不刻着李鸿章的名字。鸿章,可以说是中国走向世界遇到的每一个挫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这就是非常人所能及也的。可敬!44岁时,他就成为清廷最年轻的总督,他反对朝廷中的清流派空谈而不实干,虽然变革的路程中困难种种,但他始终在履行一个国家重臣的职责,上服君主,中为国想,下泽黎民,可是这些事实都被他一次一次的卖国签字而一点点被磨灭了。

我不仅的问,这是他的错吗?

不是,而是他那时代的封建主义集权制度的错,面对强大的制度和,封建落后的思想,他也无能为力了。

李鸿章从日本回来后,光绪帝召见以示慰问,但谈话的过程中话锋一转说:“身为重臣两万万两,从何筹措?台湾一省送于外人,失民心伤国体。”而李鸿章只能一句一句的称是,因为他身处在封建主义中央集权达到顶峰的时代,也只能也只能打掉了牙齿合血吞,别的回答,都是不允许的了。

一个人经历了太多的大事后,往往都会在不经意间蓦然回首,才发现自己也不过如此!不同的是有人喜多,有人悲多,而李鸿章,我想他应该是悲多吧,时局把他推向了变革的顶端,而时代又把他排除在在浩浩殇殇的历史洪流中!他想顺势而昌,而无奈于他处的国家制度是为逆世而亡,他在暮年也发现了,晚年的他已经很难发现他当年的纵横捭阖的杨戾之气,有的是无力回天的悲凉,他也承认自己有没有回天之力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发现整个天下已经到了无法可补的地步了。

但他对大清王朝的爱是不容忽视的,晚年梁启超问他国事,拥两广独立建立新的政权,可否?

他回答:“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我以垂老,尚能活几年,总之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钟不鸣,则和尚亦死矣”。说完老泪纵横,无法自控!这是鸿章的泪吗?这是大清国的泪,也是封建主义的泪。

李鸿章无疑为那个时代最具有争议性的人物,可我依然记得他在日本马关被枪打中后,昏迷初醒看见自己的血衣时的第一句话:“此血可以报国矣”!

李鸿章,可悲,亦可敬!

By earning experience points, rewards, and achievements, players "level up" choosing quests they want to play, with the ability buy college essays online to align to common core standards.
添加好友

微信扫描添加好友